海宁市富悦针纺织有限公司2020-6-27
首页 > 资讯 > 行业动态
2020,快时尚行业搅了个“天翻地覆”!
http://www.31knit.com2021-01-21 09:44:12赢商网

  自2018年、2019年New Look和Forever21相继退出中国市场,快时尚行业洗牌的速度明显加快。2020年初来势汹汹的疫情,更是将快时尚行业搅了个“天翻地覆”。

  上半年的全球市场上,GAP现金流告急、ZARA和H&M关店裁员、优衣库(需求面积:1800-2000平方米;代表项目:南京德基广场一期,苏州昆山九方购物中心等)收入下跌。下半年依托中国市场,四大快时尚巨头逐渐回血,但是纵观全年,快时尚品牌们的开店速度还是不可避免的慢了下来。

  据不完全统计,2020年,包括H&M、ZARA、优衣库、MJstyle、MUJI、UR、C&A、GAP在内的8个快时尚品牌,在内地共新增203家门店(不含升级重装门店),在2019年创历史新低的基础上再次刷新最低纪录。快时尚品牌中国开店量在2018年断崖式下滑后,至今已是“三连降”。

  2020的快时尚:

  “王者”还是“王者”,店越开越“下”

  //优衣库领跑,国产品牌UR和MJstyle强势

  上半年,在疫情阴影的笼罩之下,8个快时尚品牌仅开出32家店铺。而这份被压抑的急切扩张的心情,在三季度得到释放,并在四季度继续攀升,两季度分别新增店铺81家和90家。

  2020年:

  1、优衣库以66家新店的速度领跑;

  2、国产品牌UR以38家的数量紧随其后;

  3、经历了2019年扩张低谷的MJstyle今年拓店30家,比2019年增加1倍以上;

  4、位列第4、5位的GAP和MUJI分别拓店26家和23家,同比上年减少4家和5家;

  5、过去4年在中国市场上都保持个位数增长的C&A,今年新增门店15家;

  6、而H&M和ZARA分别以4家和1家成为“吊车尾”。

  纵观2016~2020年快时尚的发展轨迹可知:

  1、优衣库、UR的发展较为平稳,年年保持着不错的拓店数量,中位值保持在78和38家;

  2、H&M的新店数量像坐上了“滑滑梯”,从2016年的77家新店,锐减到2020年的4家;

  3、国产品牌MJstyle则是经历了2016年和2017年的高速拓展后,断崖式下降,2019年仅拓店14家,最高和最低值相差152家,不过其新店数量在今年有所回升。

  //华东龙头地位动摇,西南成都瞩目

  2020年,快时尚新店地域分布中,华东仍然独占魁首,吸引6个快时尚品牌布局加码,新开门店65家。但其占比仅为32%,较2018、2019年的40%+有所下降。其中,优衣库开店24家,占其整年新开门店数的37%;GAP延续2019年的轨迹,将近一半的新店开在华东区域,为11家。

  华南与西南占比17%和16%,位列二、三位,分别吸引6个和7个快时尚品牌加码。

  其中,西南地区,成都新开16店瞩目,其中,UR独占5家。重庆龙湖金沙天街店无疑是***的场子,吸引优衣库、H&M、UR三个品牌入驻。

  此外,华中、华北分别以13%和10%紧跟其后。而东北和西北占比为7%和5%,为14家和10家。

  //低县级城市受欢迎,下沉成为主旋律

  从城市等级来看,一线、二线城市新增拓店数量为37家和38家,分别占比约18%和19%。一线城市中,上海16家,占比约50%,北广深分别新增9家、6家和6家。二线昆明位居第一,新增4家,大连、兰州、无锡和珠海分别新增2家。

  新一线城市仍然是快时尚品牌们的优先选择项,2020年新增门店75家,占比约37%。其中,成都、南京、重庆、郑州等城市表现良好。

  三线城市成为今年快时尚拓店过程中的亮点,新增门店数量40家,超过一线和二线城市,摘得亚军。

  以三、四、五线城市为代表的低县级城市,共拓店53家,占比约26%。

  //万达广场依旧抢手,奥特莱斯成为新秀

  绑定连锁购物中心一向是快时尚选址的准则。2020年,万达广场、龙湖天街、吾悦广场和奥特莱斯成为快时尚开店最多的项目。

  万达广场新开30家快时尚门店,涵盖优衣库、MJstyle、GAP和UR四大品牌。其中,位于三线及以下的门店为14家,占比约50%。

  而奥特莱斯成为今年连锁购物中心中的“香饽饽”,其引进3个品牌共10家新店。其中,GAP尤其偏爱奥莱,今年开出8家店,占其全年新增门店数的31%。

  频出新招,快时尚的生意变了

  //快时尚试图脱离固有模式

  快时尚成也在快,败也在快。

  快时尚品牌始终紧跟潮流、商品以周为频次的更换速度,曾经紧紧抓住年轻消费者的心。但是追求速度也导致其出现面料差、做工粗糙的问题。与此同时,大量的污染和浪费也成为这些品牌产品无法回避的难题。

  时间行至2020年,快时尚品牌有了摆脱“快时尚”标签的共同诉求。无论是H&M首推会员制付费品牌,还是ZARA在线下布局精品店,包括优衣库在进博会打造环保主题的展区、MUJI触电便利店业态、GAP喊话要做可持续时尚、C&A推出环保型店铺等,这些做法都与过去快时尚频繁更新、造成大量浪费的作风背道而驰。

  这些信号都无一例外的向外界宣告,快时尚正在寻找一条不同于过去的道路。

  1、ZARA全新概念亚洲旗舰店登陆北京

  ZARA于10月开出其全新概念亚洲旗舰店,设计9米高的巨型入口,占地超3500平,共四层,坐落于王府井大街。

  一二层为女装区、鞋履区和陈列新品的展厅。其中,二层陈列其专为年轻女士而设计的TRF系列,***嵌入门店的ZARA HOME也放置在这里。

  三层为女装区及试衣间,四层则为男装和童装专区。店中还开辟了一个区域用于招才纳贤,方便有求职意向的人通过试听技术展示其学识和才能,由视频提交简历以及进行现场答疑。

  此外,门店采用环保节能技术,还配备旧衣回收箱。

  2、MUJI培育便利店“新物种”——新世代MUJIcom

  继连锁酒店MUJI HOTEL、家装服务MUJI INFILL之后,MUJI又在中国搞起了创新。

  2020年6月,中国首家新世代MUJIcom在北京开业,这是MUJI***触电便利店业态的产物,目的是为了“让便利更亲近”,即离消费者更近的便利生活体验。

  12月,其二店在上海开业。为贴合社内员工、公寓住户与周边社群的基本生活需求,MUJIcom二店提供各类满足便利生活的商品和食物。此后该店还将开放一个24h运行的洗衣房。

  3、H&M集团推出会员制品牌Singular Society

  H&M推出了会员制品牌——Singular Society,以订阅模式为主,只有会员才可以购买该品牌的服装。

  Singular Society的会员模式有两种,基础版每月会费95瑞典克朗(约合74元),每月可购买5件产品。升级版每月会费是195瑞典克朗(约合151元),每月能购买25件产品。年付费方案的会员模式价格会更加便宜。据称,此举会大大减少原材料的浪费。

  //向下沉市场和线上找红利

  纵观过去5年快时尚发展轨迹,其在中国经历了疯狂生长的时期之后,从2018年开始呈现整体下行的趋势,新增门店数量锐减。快时尚品牌们试图从下沉市场和线上找到新的增长点。

  2020年,优衣库、MJstyle和C&A属于往低县级城市走的代表性品牌。

  优衣库拓店20家,是快时尚中下沉表现品牌,占其全年拓店总数的30%。MJstyle为11家,占其全年拓店总数的37%;C&A为7家,占比约50%。

  优衣库中国在门店数量上,到达了一个新的节点。不仅8月底门店数量达到767家,超过日本国内的直营店(764家),更是在12月底突破800家。

  优衣库的触角亦逐渐伸向低县级地方城市,位于三线及以下城市的新店数量占比不断攀升,从2017年的25.97%上涨至2020年的37.9%。其表示未来将延续每年80-100家的开店速度,持续拓展下沉渠道。

  ZARA则与优衣库、MJstyle和C&A等的发展重心不尽相同。自2016年开始,ZARA在中国的拓店数量就一直属于倒二的水平,今年倒一的C&A突然“发愤图强”,不仅超车ZARA,还向下沉市场渗透。

  ZARA全年仅拓1家3500平的旗舰店,其母公司Inditex集团还宣布将关闭旗下三个品牌Bershka、Pull&Bear和Stradivarius在中国的线下店,且预计所有的关店工作将在2021年年中前完成。

  此次关店的三个品牌,均属于定位较年轻、平价的品牌,且在天猫等电商平台上已经积累起不少粉丝。结合ZARA的拓店速度和拓店规模来看,不难发现集团正在进行战略层面的转型:在线下布局中高端精品店,而将平价品牌的销售主阵地转移至线上。

  快时尚品牌们或是向线上走,或是向下沉市场走,急切脱离快时尚模式都是其共同的诉求。但脱离了固有的模式,快时尚品牌未来的方向在哪里,仍然是待答的谜题。

文章关键字:
版权与免责声明
秉承互联网开放、包容的精神,针织网欢迎各方(自)媒体、机构转载、引用我们的原创内容,但请严格注明“来源:针织网”;同时,我们倡导尊重与保护知识产权,如发现本站文章存在版权问题,烦请将版权疑问、授权证明、版权证明、联系方式等,发邮件至db123@netsun.com,我们将第一时间核实、处理。